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潋滟的桃花(十六)不忍离别的机场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三联文学网

这时,也许是吴姐感觉有了,就站起来对自己的丈夫伟峰说:“伟峰,你看咱们的儿子都成这样了,你这些年都去哪了?都去哪了?你一定要好好补偿儿子,不然,我们母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从小没有见过的詹飞,这时,仔细打量着伟峰。伟峰也打量着自己的儿子。

詹飞见自己与父亲长的是那样的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这才对自己的父亲说:“,你看你也回来了,我也快毕业了,咱们一家人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这些年,你不在的日子,她一天要打两三份工,可是有时日子还是不好过?学费和费有时都是含着眼泪,给别人借的,你回来了,不要再走了,好不好?我一定会好好敬你们的?”

伟峰听到这里,自己掴了自己一个耳光,并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儿子,并亲切的说:“是父亲对不住你们,以后我绝不离开你,绝不离开你们娘俩。”

伟峰喘了口气接着道:“飞儿,这是你姐姐,是我的养女倩儿,以后就是我们一家人中的一员。父亲现在也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有自己的公司了,你一定要强大起来,振奋起来,我们的公司还来管理呢?”

詹飞一听自己的父亲这样说,就一直摇头,并不停的说:“,不要欺骗飞儿,没钱我以后会好好你们了,从小我不是什么富家子弟,感觉自己也不可能会是。你们就不要拿这拿哪逗我开心了。”( 网:www.sanwen.net )

伟峰一听自己儿子这样讲,就更喜欢自己的儿子了。原来儿子竟这样与自己像,不光相貌,还有性格。

伟峰就急忙对玉林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身边的倩儿说:“倩儿,你调查一下,是谁把你弟弟打成这样,还有去你弟弟学校看看,看给你弟弟转学需要哪些手续。就这样一个宝贝儿子,我欠他的太多了。”

倩儿应了一声,就去学校了。詹飞却愣住了,就急忙对刚见面的父亲说:“你要我转学吗?”

伟峰温和的说到:“飞儿,你可是爸爸公司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以后咱们一家人都要靠你了。以后你也是公子哥了,爸爸的一切都是你的,都是我儿子的。”

詹飞捏了捏自己的肉,有点疼,感觉是真的,但还是瞟了瞟自己的母亲,见自己的母亲倩莲也点了点头。詹飞好像有点信了。

于是,就对自己的父亲说:“爸爸,这是真的吗?我不用在为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担心担忧了吗?爸爸,是真的吗?不要骗我,不要骗我,好吗?”

伟峰点了点头,抱着儿子和自己的妻子倩莲又安慰了起来。

箫校长和箫淼到了宾馆,不到门前就听到詹飞他们一家人的这样,本想进去,却又有点担忧了,毕竟他们正在气头上。

鸿飞便对箫淼说:“箫淼,你真是不争气,詹飞从小就没见过他父亲,他的性格你应该清楚,你怎会把詹飞伤成这样?他们一家正在气头上,我们就不要进去了,让他们休息一下吧,明天再来。”

可是,这一次,箫淼没见到詹飞,再见詹飞那可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伟峰不仅让倩儿给詹飞办了转学手续,还让倩儿买了回美国的机票,因为伟峰觉得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太苦了,就算詹飞不上学,自己的公司,自己的存款已经够她们这辈子花了,更何况自己的儿子还是这样的懂事,就满怀欣慰的望了望自己那深的妻子,原来这么多年她不痫病小发作药​曾离开自己的儿子,而自己亏欠他们的太多了,太多了……

不一会,倩儿就回来了,也告诉了詹飞在学校的一切以及被打的一切,原来一切是因为箫淼。所以,伟峰心里就有点埋怨自己的鸿飞大哥,但决定应该让这个事情有个结局。

原来,在去学校的路上,倩儿收到美国那边公司的电话,说有急事,需要詹伟峰詹董事回去,但现在一家团圆的詹伟峰怎舍得在此时离开他们,所以就跟伟峰和吴姐,还有倩儿一家,连去了机场,直飞美国。

不过,在上飞机前,詹飞毕竟还是喜欢箫淼的,就跟箫淼拨通的电话。电话那边通了,箫淼就一个劲的给詹飞赔不是,詹飞听着也不觉流着泪。

旁边的吴姐看见了说:“飞儿,是箫淼吗?妈妈也喜欢她,可妈知道喜欢不能当饭吃,告诉箫淼,如果她还爱你,就让她,就像我等你父亲这么多年。”

伟峰看到就大声对自己的儿子说或者对自己公司唯一的继承人说:“飞儿,以后我们一家人都要靠你,一个男子汉,不要整天哭哭啼啼的。”

詹飞见自己已经在机场,再等最后一班飞机。詹飞淡淡的说:“箫淼,我已经在机场,不过是一个多小时后的飞机,我和我的去美国了,如果你心里有我,就等着我,好吗?我会回来的。”

已经折腾了一天的箫淼,也跟着自己的父亲在不远的一个宾馆早点休息了。可是,这箫淼隐约感觉到这事情还没有完。自己还没跟他们好好解释,去了几次,但一听他们都在讲话,就又离开了。

可就是他们准备最后一次去给他们道歉时,才发现詹飞他们已经退了房,不知去向。箫淼流着泪,不停的懊恼着自己,事情怎会这样?

詹飞走兰州癫痫病专家了,在箫淼不知道的情况下走了,就赶紧问父亲,可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箫鸿飞就赶紧给伟峰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那头却一直没通,可能伟峰也在怨恨着箫淼,所以就没打理他。

这下,鸿飞只能打给吴姐了,就急急忙忙的拨通了吴姐的电话,吴姐一看是箫校长打来的,本想责骂他,但是一考虑现在的时机不对,就少了那么多的怨恨,又因为毕竟箫淼也是自己一人带大的,所以,就赶紧对鸿飞说:“我们在去机场,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要飞到美国了。詹飞也直接转学到那里了。”

詹校长一听他们在机场,就赶紧让箫淼赶去,告诉这件事情的真相。但就在箫校长转身准备告诉箫淼时,那箫淼却早已离开了。

箫淼也许知道,也许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如果,不好好告诉詹飞,詹飞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或者就在国外直接找女了,那自己一个人该怎麽办呢?”

箫淼一出宾馆大门,就直接打的飞奔,可是“下偏逢屋漏”,马路上塞车。箫淼没办法,就一个劲的让师傅开快一点,但可是每次只能挪那么一点。

箫淼实在着急了,就下车,一个人跑了起来。但毕竟有点远,箫淼又不是经常锻炼,所以一会就气喘嘘嘘,实在走不动了。

箫淼多想此时詹飞就在他身边,可是詹飞呢,已经到了候机室,刚才还在故意假装问要不要告诉箫淼一下,却被父亲伟峰一下子拒绝了。就去问自己的母亲,实际上他已经跟箫淼通了电话。可是再次打,接电话的却是箫校长,詹飞不由的就有了点小失落。

正准备挂机时,箫校长那方告诉詹飞,箫淼去找他们了。所以詹飞就一个劲的问父亲伟峰,什么登机。

伟峰不由的说:“现在只剩一女性癫痫病吃啥药好个小时了。”

詹飞于是接着问道:“那能不能延长一点?”伟峰摇了摇头,可这下却有点把詹飞气坏了。

伟峰就不解责备道:“到美国,你可以找许多比箫淼漂亮,性格好的,何必只喜欢箫淼一个呢?”

詹飞听了父亲的话后,就不再言语。毕竟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所以自己还要靠着他们去上学,所以在心里暗暗的想着的却仍是箫淼。

可箫淼就一直在去机场的路上跑着。实在跑不动了就走着,好在这一段堵车的地方,箫淼跑过了。

箫淼于是就赶紧又打的,这一次比较顺利,可是箫淼一看时间才知道,距飞机起飞,那还不到半个小时,所以一进候机室,就大声喊着詹飞的名字。

可是候机室毕竟人多,箫淼大声喊着,詹飞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所以就趴在玻璃上望外看着。

可是时间就是这样巧,他们要登机了,箫淼大声的喊着,喊着,可能詹飞听见了,也看见了。就使劲的给箫淼挥手,那箫淼看见了就不知有多高兴了。可是只能挥手,箫淼试着想进去,可是却不让进。

就在此时,箫淼想起了他们高中时的第一次约会,詹飞在手掌画的玫瑰,所以箫淼就赶紧画了一个“心”。

这时,机场人员隐约已经知道也猜到他们的事情了,让赶紧让箫淼通过机场的广播告诉詹飞,并通过机场的荧屏告诉了正在登机的詹飞:箫淼爱詹飞。

詹飞看到了箫淼,激动的流起了眼泪,但他更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家里条件不好,自己也不会受伤,也不会被别的同学看不起,所以就只能向箫淼挥手。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