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她也是个孩子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三联文学网

我二姐比我大二岁,早已步入社会的她变得更加成熟与智慧了。现在,我和二姐的见面次数越来越少,因为我来到了遥远的北方,二姐现在合肥,只有过年的时候,我们能见上面。我对二姐的,有太多了,大部分是在时候。

从我记事起,二姐在家的待遇并不好,因为她是老二,在有着重男轻女思想的哪儿,二姐是不得喜欢的,所以父亲对二姐不是很慈。二姐小时候又非常野,如男孩一样,若真是男孩就好了,她应该会有一个很的童年,至少父亲很爱他。幸好,接受的教育比较多,思想自然开放,经常责备父亲不疼老二,母亲给二姐的爱是公平的。

童年的时候,我和二姐有过一段相依为命的日子,那年,洪水灾害,弄的村子里走了一半的人,他们都外出打工了,因为留在村子里,只能坐吃山空。于是,留下的就只有老人和了,我和二姐自然就在爷爷家了,那时大姐去了隔了一条江的外婆家住了,她家那儿离中学近。爷爷家,不止我和二姐两个人,还有三叔2个孩子。我奶奶莫名其妙的宠爱三叔家的孩子,至于为什么,我到现在也说不上来,可能癫娴病是慢性病吗她老人家也说不上来,不过我还是很幸运,因为爷爷又很宠我,虽然没有太多物质,可有一个人宠的感觉真的很好。只是,苦了二姐了,爷爷也不是很喜欢她。好像,二姐从不在乎那些,还是天天开心的玩耍,也许她有一个人落泪的时候,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而已。

在奶奶做主的家里,爷爷有时是说不上话的,我和二姐只能两个相依为命了。二姐对我真的是很好,她那时候也就是比我大二岁而已啊,她也是个孩子啊,却如大人一般的爱护我,不让我受欺负。在我与二叔家孩子打起来时,二姐像老鹰护着雏鹰一样,生怕我受到一点伤害,那时候,姐姐就成了我的半边天,她也就大我二岁啊。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每次过节的时候,奶奶就要给我们发吃的,一次,奶奶买了4个月饼,自然,是我们四个孩子的,可那二个人却还有二块,是他们的外婆给的,二叔的妻是同村的。孩子总喜欢炫耀,即使是个月饼,在那时候也是不错的零食。我依稀记得,二叔家大儿子拿着多的一个饼说:我外婆给的,你外婆在江那边,给不了吧。虽然那时我的年纪也小,可是我也知道了什么叫难长沙治疗癫痫病那个医院好受,因为那时的心里很难受了。就在那时,二姐把她的月饼给我了,她说:“我不喜欢吃,我是大孩子,爷爷奶奶不也不没吃麽”,我听了二姐这句话,还真得意的接过月饼来。现在想想,我真是个孩子啊,无知啊,二姐也是孩子啊,她是为了我,才把她的月饼给我的,我那时居然还觉得理所应当,愚蠢的我有个如上帝般疼我的二姐。

我与二姐相依为命的日子里,苦是没少吃,可我没吃多少,二姐把我的苦连同她的一起吃了,二姐小时候真没吃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啊,自己有一个鸡蛋还得分半个我。不在身边,苦就每天围绕着我们姐弟俩,不过我和二姐挺会自娱自乐,总是跟村里的大孩子们后面玩耍。姐姐跟在他们后面,我跟在姐姐后面。

三毛有个拾荒,在她的笔中,拾荒成了世界上最职业,最美的旅行。我和二姐那时候也有过拾荒的日子。农村的孩子,特别是父母外出了,留在爷爷奶奶家的孩子,和野孩子差不多,有饭吃有房子住有书念,这是唯一的了。拾荒是挺有趣的,现在想想,依然嘴角有微笑。我和二姐总是早早的起来,到码头边去捡东西,河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我的是长江边上的,有几个大的码头。码头上会出现有钱人,他们有钱,常常把还没开包的零食扔掉,我和二姐见过几次。我们捡的东西总是由二姐储存的,二姐总是把物品分类,她老念叨说,她想有漂漂亮亮的花夹子。花夹子那个时候成了姐姐最想要的东西了,因为吗,天生就有爱美的心里。我开始是出于好玩,就和二姐在码头边,田野旁拾荒,久了,就没去了。不过二姐还是依旧去弄她的“兼职”。有一天二姐捡到了一根火腿肠,她本能的给了我,其实她完全可以自己吃,因为她也是个孩子,而且她小时候最爱吃火腿肠了,一次次的,她把属于她的东西给了我。( 网:www.sanwen.net )

拾荒的事并没有结束,二姐终于把捡好的东西弄成一起了,我们正准备拿东西去镇上废品收购站。来到镇上,我们把垃圾买了,换来了五块钱,姐姐拿到了钱很开心,终于可以买漂亮的花夹子了。她头上的那个旧的还是一年前过年时母亲给她买的沈阳治疗癫痫哪里最好,早该换了。我和二姐朝买头饰的店走去,可是,二姐却在一家鞋店停下了,我没说什么,只是以为姐姐要给她自己买个拖鞋吧,她的拖鞋破的比我的厉害,五快钱是可以买个好拖鞋的。这时候,姐姐对我说:花夹子不买了,头上的还能带,倒是你的凉拖鞋,都破了,换一双,其实二姐脚下的拖鞋早就破了。我当时不同意,因为我有自责的心里了,再让二姐这样付出,我过意不去,二姐性子倔,最后还是买了,我当时就穿上了。走路时,因为拖鞋是新的原因,所以我感觉我不是在走路,而是在飞,这都是二姐赐予我的。父母不在身边,二姐却扮演着母亲的角色,用她的所有爱她的弟弟,她真的不用这样付出的,她是我的姐姐,可她就大我二岁啊,她也是个孩子。

童年的点点滴滴都有二姐爱的光芒在,这种光芒也不会消失。

我的童年有了大我二岁的二姐陪伴,我的世界从此就多了片天! 现在,二姐工作了,也恋爱了,听母亲说,今年可能订婚吧。祝福我的二姐,愿上帝赐予她一生的幸福!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